雁字回首过忘川

阿川,穿穿。
主混农药跟火凤。
大概是喜欢三国的。
你肯安利我就肯吃。
不雷。
不喜欢ky也不ky。
圈地自萌不惹事。
日常失踪。
不是不产,只是懒得发。
没屁放了。

设定什么的,我吃了。
似乎还不错。

论老婆的睡态。

备香
ooc似乎有些严重
雷者慎戳
孙尚香的性子比较跳脱,平日里上窜下跳,即使是在睡着以后也不会有多安稳。
刘备也很无奈,他的这位小祖宗能在晚上翻来复去变换18种姿势,倒是在房事这一方面怂的不行宛若一个没有意识的木偶。
刘备才刚换了衣服,转身看着被窝里一脸“今晚不要房事”的孙尚香,无奈地挠了挠头,然后便爬了进去。
警惕着的孙尚香往旁边的位置靠了靠,让出了一些空间。
刘备有些好笑,这床本就不大,他这位小祖宗往旁边一靠,他的空间大了,孙尚香却要掉下床去了。
于是他伸手一捞,一把纳入怀中,持续紧绷着神经的孙尚香瞬间僵直了身体,刘备抚了抚她的长发,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。
“只是这样,别怕。”
……睡着以后…
于是今晚的刘备就感受到了什么是生不如死,大小姐的力气不小,虽说挣脱不开刘备的束缚,但也能在他的怀里伸伸手踢踢脚什么的,一下一下全都落在了刘备的肚子上。
当晚刘备就新拿一床被子打了地铺,躲开大小姐的摧残。
……
突然的脑洞,被亲戚家的孩子折磨了一星期,她的睡态实在不可恭维,开头几日还好,昨天晚上!直接就被她踹肚子了!行了我知道要干什么了,冷漠.jpg

被柑总的成公英撩了……啊

ooc严重
辣鸡文笔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
占tag致歉

“姑娘,你挡住刘某的去路了。”
“笑话,本小姐在这不曾动过分毫,何来挡住你的去路。”
我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名碧衣少女,轻轻叹了口气。
“姑娘,刘某还有要事在身,你看……”
――――――
废了不知多少口沫,我总算是说动了那位姑娘,来到了孙府。
侍女小声地嘀咕着,一旁孙家的掌门人淡淡地笑着,唯有眼前碧衣少女不可置信地表情深入我的脑海。
――――――
刚跟着她劝走了兄长,一扭头便被黝黑的重弩抵住了额头。
“说吧,你想怎么死,本小姐可以给你风光些的死法。”
“姑娘莫不是对刘某有意见。”
她皱了皱好看的眉毛,一双眼睛带着怒气看着我。
“告诉你,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就叫孙尚香,再叫一句姑娘就叫你的下人等着收尸吧!”
“还有,本小姐对你,不仅有意见,还很大!”
我苦笑着看着她,还真是个跳脱的妮子
――――――
我养了许久的鸟不知飞到哪玩去了,最后是在她的院子里的那个榕树上找到了。
我爬上树,稍微惩戒了这个淘气的胖鸟,看到了她就靠在这棵树下,若是我忽然下去,定会惊吓到她,于是我喊了一下她。
“喂,大小姐!”
她抬头看着我,我看见了她眼底的泪光和脸上残留的泪痕。
我跳下树,站在她的旁边。
“怎么,谁让你伤心了?”
“还不就是你。”
“嚯,这还怪我啊”
“可不?”
“那,我给你变个戏法吧。”
“……”
我伸出手,在她的眼前晃了一圈,然后吐出几个音节,让那胖鸟跳到我的手上,最后放在了她的手中。
“你看,这只鸟,就是我的戏法。”
“噗嗤,你这哪是戏法啊,这鸟真可爱,你的吗?叫什么?”
“它啊,叫肥啾,淘气的很。”
“那给我吧,我帮你养。”
“……”
――――――
她最后还是嫁给了我,可是我,再也不能去看她了。每日我都是看着她,在我的坟上留下一柱新鲜的花,我跟着她回到家中,夜晚再回去。
我们没有孩子,唯一的一个,是领养的,我看着他满满长大,而她也慢慢变老。
直到有一天,她没有来看我,连着好几天,我知道,她怕是出事了。
在她没有来看我的第七天,一队来送丧的人讲一个方盒子埋在了我的坟旁边,等送丧的人走了,那方盒里漂出了一个人影,我愣了一下,然后笑着漂到她眼前,说了一句。
“姑娘,你挡到刘某的去路了。”

忍不住去给老六弄个马尾?(哥们你这马尾塌了吧)
灵魂草稿流
p1手机拍摄p2电脑截图
电脑有毒x

忽然入坑x老六他真棒!!!